2014年05月21日

美元飆升 亚洲央行各有盘算。

  美元飆升亚洲央行各有盘算 美元飆升將亚洲各国央行分成了不同的阵营:一些央行对本幣走软深感宽慰,还有一些则满心焦虑。日本和澳洲等许多亚太区先进经济体的央行感到联储局帮助他们实现了未竟的目標–让本幣走软以提振出口和通膨。对於马来西亚和印尼等新兴市场而言,本幣的快速贬值暴露了债务上升等经济失衡问题,触发了物价飆涨和储备下降等风险。隨著川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市场不禁猜测其经济政策会促使美国通胀率上升和升息步伐加快。期货市场报价显示的美国12月份加息概率目前为100%,高於本月初的68%。这意味著亚洲央行面临的压力暂时还不会消失。凯投宏观驻新加坡经济学家陈晶表示,在美元走强的问题上,亚洲央行大致可分为2个阵营,其中较大的那个阵营明显更乐於看到本幣走软以提振出口。她在接受《彭博社》电话访问时表示,「外债较低的国家会更乐见本幣走软。」对於许多亚洲国家央行而言,「他们不希望破坏外匯市场稳定,但在可能的情况下,他们希望拥有额外的优势。」虽然央行通常对本身可能的作为会守口如瓶,但从近期的信號以及经济学家的猜测来看,对美元强势的看法大致可分为三类,支持、反对或不动声色。支持美元的走强的典型例子就有纽西兰储备银行,过份强势的纽元,一直是让央行头疼的问题。而澳洲央行也同样希望看到澳元走软,以协助该国的经济转型,从重度依赖矿业,转向服务业出口。同样的,日本央行也乐见日圆走贬,有利出后及提振股市。而注重出口的韩国及泰国,对强势美元也是欢迎之至。反对派方面,就有大马及印尼。国行近期对令吉走贬大为紧张,驻新加坡澳洲国民银行策略师黄竹联指出,大马政府明年可能举行大选,疲弱的经济,加上令吉贬值,可能导致大选展延。而疲软的令吉也可能带来更高的通胀。在印尼,当地政府今年以来6次降息,刺激成长,然而,若货幣大幅贬值,则可能让通胀再次抬头。报道指出,不动声色的代表则有中国,虽然人民幣贬值可带动当地的出口,但货幣急速贬值,则將引发资金外流。也因此,该国央行上週在人民幣兑美元下跌至8年新低之后,进场干预。